正在播放 佐山爱中文字幕荀琳最大尺3 疫情过后,贫穷的我们不再旅游,谁来“报复式出游”?

来源:http://carterspropertymanagement.com 时间:05-21 13:08:53

在刚刚过去的“五一”小长假中,90后、00后等新世代人群占比达到了57%,成为出行绝对主力军。但事实上,已有相当一部分年轻人在经历疫情“毒打”后,对于旅行已不再任性。

现在的我已经开始攒钱,而且攒钱上瘾。

完全可以这样说,我每个月都是在为旅行这件事而打工,只要发了工资我就开始制定旅行计划,然后出游,再发工资再制定计划再出游,最后旅行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

其实,我自己也不想相信,但这就是现实。

此前对于超前消费乐此不疲的“花呗青年”们,现如今却为如何还上此前因旅行而堆积的债务发愁。

后来工作了,第一个月工资大概有9000多块,我拿着这笔钱我去了香港玩了一圈,之后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兜里没有钱能不能出去玩?肯定能,谁年轻时候不是住青旅过来的。

思 思 94年 / 女 / 客户主任

鹏 飞 95年 / 男 / 旅游专题编辑

“任性出游队”的代表。出境游、奢华酒店、香槟下午茶……朋友圈布满INS风。但在疫情的影响下,她遭遇了“无薪假期”,同时也意识到旅行并非生活中的必须品。

吱 吱 95年 / 男 / 插画师

消费降级,正在悄然发生,有人从几百元的星级酒店搬入快捷连锁宾馆,也有人从商务舱改乘高铁……

这主要的原因就是我的自控能力差以及收入没有跟上心态的变化,没钱又止不住想出去玩,怎么办?借呗、花呗、携程拿去花、京东白条、金条一起来,3年时间去了不少国家也的确开阔了眼界,但是也多了3、4万的负债。

去荒郊野岭睡帐篷的人还有几个啊,都是扯淡的,说到底就是穷,现在国道318上都建精品酒店了。

最近一段时间内,各家旅业纷纷进行旅行产品预售正在播放 佐山爱中文字幕荀琳最大尺3,其中正在播放 佐山爱中文字幕荀琳最大尺3,低价通兑券销售场面火爆正在播放 佐山爱中文字幕荀琳最大尺3,此外,也有一系列高星酒店也给出前所未有的促销价格,例如:999元/2晚的香格里拉酒店,1099元/2晚的洲际酒店乃至3999元/2晚的柏联酒店等等。

再一个,现在这疫情也不稳定,真没必要赶着节骨眼出去玩,去趟外地,万一真赶上哪出疫情了,回来再来一个14天隔离,真是不值当。

“五一”我没出去玩,可能“十一”的时候才会出去吧,但也不确定,还是得看到时候兜里有没有子儿,今年这疫情可把我们这行折腾够呛,收入少了80%,但是房贷、车贷还得正常还,饭都要吃不饱了还出去浪什么啊。

典型的花呗青年。绝大部分超前消费都用在了旅行这件事上,但当下,最重要的事情变成了——尽快还清之前所有债务。任性出游不会再发生。

但这一场疫情下来,说实话,对于我所处的行业影响很大,到现在还在放着无薪假,不仅是没有了收入,之前欠的花呗、信用卡还要正常还款,每个月只能向家里伸手。

还有,我现在已经开始比价了,之前订酒店、订机票我哪比过价啊,官方APP一打开,找个性价比高的直接就预定了。

原标题:疫情过后,贫穷的我们不再旅游,谁来“报复式出游”?

这种超前消费是非常恐怖的,透支时候完全没有感觉,就好像就是用几个数字换来一次旅行。

主要是卡里有余额心里就踏实,哪怕疫情再爆发,或者我失业了这笔钱也能让我再熬一阵子,不用像朋友一样“逃离北上广”。

那些曾经一个周末就要往返日韩的“后浪”们知道了“口袋有钱”的重要性,如今大门不出二门不迈;

以后只要我还在做编辑我就得出去玩,这也算是工作需要吧,但之前那种一周7天,5天半在外面飘着的日子肯定不会有了,高铁二等座也要成为首选了。

现在疫情影响了收入,公司已经变相降薪,银行卡的余额和每个月的还款金额让我清醒了。

回来之后,我把住快捷酒店的事跟身边人说了,他们都以为我在开玩笑,在他们眼里我还是出入各种名场面的“张老师”。

对于我来说,今年的首要任务就是尽量提升收入,然后之前的负债清掉,我现在已经开始兼职,我需要暂别旅行一段时间,而通过金融产品“快速圆梦”日子绝对不可以再有。

之前我每年差不多要出国10次,可以说只要有休息日就出国玩,近的去日本、韩国,远一点泰国、越南,再远一点就欧洲、美国。

大家为何会对这样的促销产品买单,归根结底还是价格决定。从本质上来讲,提前进行囤货就相当于在为未来的刚需出行省钱。

而分期功能则让我更加放纵,哪怕是一笔大额的旅行费用,分期后每个月还需还款几百或是千余元,这或许只占比我工资的十分之一,但当一、二、三乃至更多的分期堆积在一起后,我发现每个月的工资基本都要拿去还债,完全可以说,我每个月都是在为旅行打工。

但是我这次去,住的是金鹰国仕达酒店,是金鹰集团旗下的商务快捷酒店,180块钱一晚还送早餐。

来源:娱乐资本论

“不去旅行不会死,但口袋里没钱日子确实难过” 展开全文 “五星级酒店和快捷酒店,本质上都是一个晚上睡觉的地方” “借呗、花呗、拿去花、京东白条……开阔了眼界,也欠了债” “国道318上都建奢华酒店了,没钱还是在家里待着吧”

有钱咱们就开开心心出去享受,没钱就在家里待着,逛逛公园、爬爬长城也算是出去透透气了。

哪有年轻人不喜欢出去旅游啊,还不是被银行卡里的余额限制住了。大学期间,我看了很多旅游节目,但那个时候没钱,哪都去不了。

轩 轩 90年 / 男 / 摄影师

公开数据显示,在“五一”小长假中,上海新兴玩乐消费中,90后在五一期间人均玩乐消费212元,而00后人均玩乐消费只有174元。

因为当时收入还不错,所以我也特别舍得在旅行过程中花钱,几千块一晚的奢华酒店、度假村付款时都不眨眼,米其林餐厅、网红下午茶也是必备环节。如果钱实在不够还有花呗、信用卡,其实透支消费的时候也没有多想,每个月按时还款就好,实在不行还有最低还款呢,先享受了再说。

这代年轻人,很多第一次旅行就是坐着飞机、住着高级酒店完成的,“穷游”在很多人看来是不可能的事情。

那时候的我一度认为通过旅行过程中收获的满足感是生活中的必需品,是快乐的源泉。

“五一”小长假我没出去玩,主要是对疫情还不是那么放心,其次,银行卡的余额也无法支撑起我的旅行需求,另外我对国内旅行也不感兴趣。

仔细想想,旅行这件事还真的是可有可无,因为疫情在家里憋了三个月,现在来看也没什么大不了。不去旅行不会死,但口袋里没钱日子确实难过,但凡我之前少出去玩几次现在都不会这么惨。

受收入下降乃至失业影响,对于刚需出行群体来说,消费降级几成定局,越来越多的人不愿意在出行这件事上过度投入。

疫情之前,旅行对于他犹如家常便饭,在工作中见惯了名场面,即便是自费,也基本都是出入星级酒店,几乎没坐过高铁二等座。如今,消费降级在他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10年前的“穷游”族。但如今坚定的认为,有钱咱们就开开心心出去享受,没钱就在家里待着。

但这么多年过去,经济条件也不一样了。现在我会觉得,旅游就是个享受的事,是Holiday,咱们是度假去了,就应该吃好的、喝好的、住好的。

“五一”的时候,我去了趟南京。之前我去南京最起码都是住威斯汀、费尔蒙、卓美亚,最差也得住个希尔顿欢朋。

在外人看来,我工作收入高,有资本支撑我每一次出行。但事实上,没有人知道我为了旅行这件事已经成为了花呗青年也可以说是卡奴。

原本对旅游狂热的年轻人,似乎变得冷静、理性。而对于旅游企业来说,主力军对于出游这件事不再感兴趣,恐怕是比行业停摆还要严峻的一件事。

那个时候我考虑的什么?地理位置、服务、客房、待遇、积分。现在我只考虑哪个平台便宜一点。定一晚酒店,分别要打开携程、去哪儿、飞猪、同程,然后挨个比价。

大洋路自驾过、黄刀镇看过极光、锡亚高冲过浪、白马47滑过雪…… 很多人看过我的朋友圈后都以为我是导游。

什么时候会再出去玩?今年肯定不会出去玩了,明年大概率也不会出去玩,等到疫情完全稳定下来,等到口袋里的钱可以给我足够安全感的时候我再出去玩,我对于旅行品质的需求不会变,但大手大脚的日子肯定不会再有了。

但躺在床上的时候我就想,虽然这快捷酒店和星级酒店体验确实有差距,但本质上都是一个晚上睡觉的地方,功能性是一样的,而且一晚至少能省下来5、600块,出门3、4天就是几千块钱,快赶上一个月生活费了。

完了,哥们儿颓了,也不潇洒了。

原标题:20分钟损失500万?男星副业开3店月入1亿,却坦言查税后身心受伤

在过去的25年里,RNA药物逐步走向临床。最初,RNA并不是理想的药物,因RNA分子易降解,在体内半衰期相对较短。然而,通过改善化学稳定性使得RNA的半衰期得以延长,发展成了药物研发的新星。


发表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用户名: 密码:
匿名?